致未来及思想自由的时代

致未来、过去以及思想自由的时代:人人各不相同,不再孤寂一生。献给真理永存的时代,献给事情既已发生而无需篡改的时代。我们这群活在没有自由可言、孤苦潦倒的岁月的人,活在老大哥及双重思想阴影下的人向你们致敬!——乔治·奥威尔《1984》

3 月 1 日

这个是什么日子呢?不妨阅读一下 来强行解读一下3月1日互联网言论管控新规 。虽然墙、言论审查与屏蔽早已经存在很长时间了,但这次墙内的墙无疑又高了一丈。具体有什么影响推荐去读读这篇文章吧,我这里也不想废话了。值得一提的是凤凰卫视因为做了一期 送别李文亮 采访报道就被责令整改,仅仅是做了客观如实地采访报道而已。日他妈连客观的事实都不让报道让新闻媒体唱赞歌嘛?这一场灾难,是全民族痛彻心扉的悲剧,你他妈还好意思出版一本《大国战疫》来为你们权贵歌功赞德,做人还能有点良心吗?

看到国内的党媒扭曲是非、混淆视听、愚民洗脑、谎言欺骗,有时候就气得就想掀桌儿、砸键盘、摔鼠标!这他妈还是人写的吗?我无法想象既得利益者为了给权贵唱赞歌人性居然扭曲到如此地步?

“A GOOD newspaper, I suppose, is a nation talking to itself,” mused Arthur Miller in 1961.

一份好的报纸应当是一个国家诚实的独白

当一个国家的新闻媒体开始不知羞耻地公然造谣粉饰愚民洗脑的时候,这个以谎言为统治根基的民族也就无药可救了。

在我们苏联,谎言已不仅仅是道德问题,谎言是国家的支柱。

——《古拉格群岛》作者、苏联最著名的政治异议人士 亚历山大·伊萨耶维奇·索尔仁尼琴

image-20200222212219674

但,面对这个满嘴谎言的社会你又能做什么?

最近也思考了一些事儿,也决定以后不再冲塔了😂,也开始自我阉割自我审查一下,把老大哥不爱听的话从博客上都删了😐。人在墙内并不是说害怕什么,最重要是出于对家人的保护,不想因为我的不当言论而让他们担惊受怕。父母都已经年过半百,作为儿女让父母平安度过一个幸福的晚年,是我余生唯一值得做的事情了。所以说自己应当理性一些,保护好家人,不让他们老人家为自己受罪。说出的每一句话前都要自我审查一下,免得老大哥觉着很刺耳,听到了就去我家维稳抓人,我一介草民也恐惧极权统治,我不敢想象被一堆黑皮暴力抄家的那种场面。活在一个当今这个 1984 般的社会里,真的有点生不如死的感觉。但自己死了,父母的余生就失去了保护,所以我还要活下去保护好家人们,这也是我唯一渴望活下去的理由吧。也正如 HBO 迷你剧 切尔诺贝利 S01E04 中鲍里斯·谢尔比纳对乌拉娜·霍缪克所说的:

I’ve know braver souls than you, Khomyuk. Men who had their moment and did nothing. Because when it’s your life and the lives of everyone you love, your moral conviction doesn’t mean anything. It leaves you. And all you.

我见过比你更勇敢的人,他们面临抉择却沉默以对。因为当关系到你和你所爱之人的生命时,你的道德信念便一文不值,不复存在。那一刻 你只想躲过那一枪。

Freedom has many difficulties and democracy is not perfect, but we have never had to put a wall up to keep our people in, to prevent them from leaving us.
——约翰 · 肯尼迪 《我是柏林人》

自由有许多困难,民主亦非完美,然而我们从未建造一堵墙把我们的人民关在里面,不准他们离开。

30 年过去了,柏林墙已经不在了,另一堵墙却越来越高。共同点是,两堵 “墙” 都是用来阻止本国人民对自由的追求。不同点是,德国人用一系列可歌可泣的行动歌颂了有史以来最伟大的逃亡,为了追求自由而进行的前仆后继的逃离——向往自由,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本能。柏林墙最终被拆毁了。

此处引用 小土豆的 自由的气球


前段时间自我人肉了一下,发现我还是泄露了太多个人相关的信息,这些信息经过组织和梳理之后,再加上国内公安系统里的数据,还是能很精准地定位到我本人。虽然来说我尽可能地减少个人信息的泄露,但还是做的不彻底,留下了很多把柄。所以说为了安全起见 3 月 1 日前我会删掉一些文章,还请各位读者见谅。喜欢的文章没删之前可以把我的 markdown 源码 文件保存下来,建议转换成 .pdf 方便存档。平时的我也是这样收藏和整理文章的,一些优秀的文章自己会保存为 .md 然后使用 Typora 导出为 .pdf 。一些想要仔细阅读的文章的就使用 calibre 转换成 azw3 ,然后在 kindle osais 上仔细品读😂。

过去

过年时宅在家里看《盗火者:中国教育改革调查》深有感触:

吃尽教育体制苦头的自己,走出大学之后回头看,发现它基本上没有改善。一个缺乏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应试教育,在党的意志取代国家意志的党化教育之下,只能培养出一颗颗国家机器的螺丝钉,而很难培养出一名独立人格和思想的合格公民。大学里禁止讨论司法独立、民主宪政、公民社会、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等,这样的大学也就别指望能有什么独树一帜的思想了。

image-20200222213454438

二月

我的世界里整个二月的天空都是灰蒙蒙的,主要是因为外婆去世的缘故吧。心情也一直低落至今无法从那种痛苦中挣扎出来。尽管试图让自己开心一些,比如收藏和定制一些二次元插画;剁手买了很多最喜欢吃的水果(因为我是个素食者,🍌🍈🍉🍇🍓🍑🥝是我最喜欢的食物);一箱箱自己最喜欢吃的草莓🍓;看了很多于地球和宇宙起源的纪录片😂;看了一些古生物学的科普书籍🤣;等等都是想让自己走出阴影开心一点……可😞,痛苦还是无法掩盖的,独自一个人生活,当夜深人静时看完书躺床上睡觉时,总会辗转反侧睡不着,想起外婆离世那天的经过。眼泪总会不争气地流,想起了关于很多小时候的事儿,想起了奶奶,儿时总会瞒塞给我和弟弟一点零花钱;想起了祖辈三代在文革时被整得惨兮兮的家族历史。

image-20200222220307529

有时候自己独自一个人触景生情时偷偷地流泪,越长大越是体会到血浓于水的亲情有时经不起风吹雨打,脆弱无比。

一点鸡汤

不由得感叹,人的一生就是不断接受捶打的过程,痛苦往往是必然伴随我们身边的,每个人注定要经历永远都无法满足的欲望,而幸福又是在满足欲望之后存续如此地短暂。当人们认为经历了千辛万苦,到达了人生之巅时,实际上又要带着巨大的恐惧被死神无情地收割,好消息是,死亡是我们人生最后一个痛苦。两千多年前的《道德经》里说过:“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chu)狗; 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人类在这个孤独的星球上已经有了几百万年,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我们每天担心每天痛苦的事情,已经重复了千万遍,老天爷已经把我们当成草扎的狗,我们又何必自己天天暗自神伤呢?

有时候会有一种幻觉:人的一生读的书越多越能坦然地面对生死吧。了解先贤哲人的历史,看看别人的人生,就能明白一个很简单的道理。每个人的幸福都是如此短暂,在自己碰到伤心欲绝的事情之后,能想一想,既然那些每个人都在心中怀着巨大的痛苦,那么,我们又何必追求自己不能被伤害呢?世界上没有我们必须要得到的东西,也没有我们不能无法失去的东西,我们又何必去追求不可能存在的事情呢?

推荐阅读 软件那些事儿

其他

区块链以太坊 ETH 上为李文亮医生树了一座碑,区块高度 9432824。李文亮医生的事迹将被永远铭记,不可篡改,不可删除。地址。上一个人是岳昕。地址

此处引用 本人推文

image-20200222222234929

不懂常识未睁眼看世界之人多如草莽,真相不被提起就会被人遗忘。不能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辩护,越是漆黑的夜越要发出萤火的光芒。渴望自由的心从未冷却,等石头开花,知其不可而为之,为自由理性发声。传播常识与思想,保持理性与宽容,拥有好奇心与求知欲,热爱生活,享受美好。从一言一行改变这的历史

此处引用 NOONE

或许,在党国强大的机器下,无知和恐惧是可以养成的,信息和新闻是可能屏蔽的,现实和真相是可以被扭曲的。但亲身经历了,见证了,就不能假装无知,不能放弃记录,不能坐而待毙。黑暗无边,仅剩的一丝真实和亮光,绝对不能拱手相让。

此处引用 记录我的“反送中”大游行

未来

自从去年开始养成了写日记的习惯之后,就笔耕不辍地记录着经历的事情。尤其是今年写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但至今都未曾公开过,想想日后成功跑路之后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再匿名发表出来吧。有种观点认为 在专制统治下,人们不但要在现实世界受到压迫,而且还要在精神世界受到禁锢。处于这种双重奴役状态下的人们,除了被迫变着花样颂扬压迫者的“伟大、光荣和正确”外,很难创造出真正有价值的思想成果。但有时我在想我们这一代人或许有机会能写出当代中国版的《1984》、《动物庄园》、《古拉格群岛》、《古拉格》,毕竟我们这一代人见证了一个比 1984 还荒唐可笑的极权专制独裁暴政的社会。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真实的记录,将这段历史记录下来,将自由的火种传递给下一代吧。

所以说日后我会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放在技术方面,未来博客更新的内容也将是技术相关的。类似今天的文章就不再发表了。但这并不代表我放弃了记录和思考,我只是偷偷地记录和思考写作,或许哪天你会自由互联网上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看到我的文字😂。所以我还会是你们印象中的那个木子,是不会改变滴😘。

推荐

资源

我老人家共享的电子书: https://t.co/b7HaePeiBu

跑路故事集: https://t.co/ZkY4bFCr5O

跑路信息: https://t.co/lMcPNuj1RN

关于跑路咨询的公告: https://t.co/GQSBIeh6L7

此处引用李颖的推文

书籍

《通往奴役之路》
《自由宪章》
《致命的自负》
《自由与繁荣的国度》
《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
《论国家的作用》
《社会主义:社会学与经济学的分析》
《法律、立法与自由》
《规则与惩罚:监狱的诞生》
《民主的奇迹》
《1984》
《极权主义的起源》
《论革命》
《过去与未来之间》
《独裁者手册》
《动物农庄》
《美丽新世界》
《娱乐至死》
《公正:该如何做是好》
《哈佛大学公开课:公正-该如何做是好》
《学会提问 - 批判性思维指南》
《走出帝制》
许章润: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
《哈耶克作品集》
《新常识:一党专政的性质和后果》
《中国国家治理的制度逻辑:一个组织学研究》
《国家建设与政府行为》
《以利为利:财政关系与地方政府行为》
《转型中的地方政府:官员激励与治理》

影视

  • 切尔诺贝利
  • 华丽的假期
  • 出租车司机
  • 1987:黎明到来的那天
  • 凛冬烈火:乌克兰为自由之战
  • 第四公民
  • 气球
  • 返校
  • 盗火者:中国教育改革调查
  • 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文章

结束

一个健康的社会不该只有一种声音。—- 李文亮,2 月 1 日与治疗期间接受《财新》专访。